博客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博客网 > 养生 > 正文
《笑傲江湖》中,岳不群的最终结局怎么样?
《笑傲江湖》中,岳不群的最终结局怎么样?
提示:

《笑傲江湖》中,岳不群的最终结局怎么样?

《笑傲江湖》作为金庸先生后期所创作的武侠小说,生动反映了武侠江湖中各派勾心斗角进行夺权的故事,可谓是非常精彩。可是书中对我影响最深的人物,并不是令狐冲、更不是东方不败,而是岳不群,他虽然江湖人称“君子剑”,却是实实在在的“伪君子”。最后他的结局也是非常悲惨,被恒山派的仪琳小师妹一剑刺死。 从《笑傲江湖》的开篇开始,岳不群的“天赋”可以说是点的非常好,他不但是华山派的掌门,精通着紫霞神功这样绝学,而且他还取了同门的师妹宁中则,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岳灵珊,手下更是有令狐冲这样的优秀弟子,可谓是人生赢家。 可是岳不群这个家伙贪心呀,他并不知足,甚至想成为五岳盟主。当他知道辟邪剑谱的下落之后,就假意收林平之为徒,并且后来为了夺取辟邪剑谱甚至重伤并污蔑令狐冲,假惺惺的与令狐冲断绝了师徒关系。 后来少林寺因为对抗令狐冲不力,被令狐冲使用独孤九剑震断了腿。为了能够更快的提升自己的功力,他在深知辟邪剑谱就是葵花宝典的情况依然修炼,挥刀自宫。 是的,他的修为是大大的增长了,并且因此得到了武林盟主之位。但是她的妻子因为受不了自己丈夫居然变成这个鬼样子而自杀,女儿更是被女婿林平之手刃。 在山洞之战后,岳不群先前因为食用了三尸脑神丹,于是设计用渔网控抓住了令狐冲和任莹莹,想夺取解药,却不料令狐冲用吸星大法将其吸住,随后被仪琳一剑刺死。 那么怎么评价岳不群这个人呢?他费劲心思追求的权力,又为他带来了什么呢?最后他真的是一无所有了,对于他的评价也终究一个字,那就是“该”!

笑傲江湖中的人物_岳不群
提示:

笑傲江湖中的人物_岳不群

    听到这个名字,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当然,他出名并不是因为他品德高尚或能力出众,而是因为他的狡诈多端,以至于说出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成为了“伪君子”的代名词。


    一开始认识他是在他收留林平之的那时候,之前只是听说有“岳不群”这么一个人,没有细细地去了解他。当时,我认为他是一个行为端正,品行甚优的角色。而对令狐冲来说,更是一个恩师严父的形象。在他收留林平之的时候,我还认为他是抱着好心好意去给林平之一个机会。到后来,他误会了令狐冲,以为他偷拿了“辟邪剑法”,对他大发脾气,我还认为这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他毫不知情,而令狐冲剑法能力增长迅速,又不是本派的剑法,产生怀疑是自然而然。

    到后来,自令狐冲被踢出华山派后,对岳不群的描写少之少,一直到“五岳派”成立会上的比武时对他的描写才逐渐增加。当时比剑的要求是不伤对方,光靠剑法取胜。他在比武时用的招术和东方不败很像,把对方打得节节败退,还阴险地刺瞎了对方的眼睛。这时我十分不解,为什么岳不群这一看就正派的人会用这么阴险的招式?为什么他会用东方不败的剑法?这一切我都倍感疑惑。

    继这次“五岳派”成立会后,岳不群用的手段越发的狠毒,简直跟原来的设定格格不入,突然从正人君子的高峰跌下来,一直摔到卑鄙小人的谷底。是什么让他变化如此之大?还是说之前的只是表面功夫?对他的评价和《后记》中金庸的评价渐渐地联系了起来。

    直到方证大师(少林派掌门)和令狐冲的谈话出现后,岳不群的行为才完全连了起来。他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辟邪剑法”和称霸五岳。对令狐冲所谓“偷拿”辟邪剑法如此关心也就说的通了,对“好心”收留林平之的行为也有了解释。原来他仅仅是为了得到“辟邪剑法”才收留的林平之,并非好心。正所谓”天上哪有免费的馅饼”,岳不群外表看起来是好心好意,但其实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行动。

    要说争夺秘籍并不可怕,在江湖中是家便饭。只不过在争抢中还要打个“正人君子”的幌子,是一个令人不齿的行为,也是一个人狡诈的表现。而所谓“辟邪剑法”其实一点也不吉利。练后对人没有好处,如果练得深了,还会改变性子。也正印证了“恶人有恶报”这句话。

    金庸塑造的“岳不群”这个人物活灵活现,深深印在了读者的心里。从一开始的“正人君子”形象到后来的卑鄙小人,角色大反转让人读到最后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也让人更加深刻地了解到岳不群的人物性格。对于作者来说,这也能起到讽刺的作用。讽刺社会上的一些“伪君子”:说的好听,做的却卑鄙下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为何说岳不群是金庸武侠中,名副其实的大反派?
提示:

为何说岳不群是金庸武侠中,名副其实的大反派?

金庸笔下英雄豪杰非常多,为了衬托这些大侠,不免要加入一些大反派来衬托一下。这些人越坏,做出的事情越出格,就越能彰显主角的英雄气概。 金庸笔下的这些大反派中,有的欺师灭祖,有的伤害自己妻儿,从里到外无不透露出自己身上的那股邪恶。而在这些大反派中,不得不提的就是岳不群。因为他身上背负的罪名实在是太多了。 令狐冲是他从小带大的,就像他的亲儿子一样。随着令狐冲的不断成长,岳不群便觉得越来越不喜欢自己的这位大徒弟。因为,剑宗和气宗之间的争斗一直未曾间断,岳不群作为气宗接班人,要继承先辈遗留下来的规矩,挺剑宗贬低气宗。但是,令狐冲的成长似乎有点偏向于剑宗的苗头,这让岳不群着实不能接受。 岳不群为了自己的江湖地位,择机选择对一个人好或者不好。当令狐冲对他有用时,他便对他大加赞赏,如果对他没有用了,就会把他踩在脚底下。因为《笑傲江湖》讲的不单单是江湖纷争,更多的是体现一种隐没于江湖外的权利角逐。很显然,岳不群就是这样一个矗立于这种纷争中的投机分子。 为了自己的江湖地位,得到辟邪剑谱,他罚令狐冲去思过崖面壁一年,硬生生拆散令狐冲与岳灵珊这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他的计划很完美,先不择手段得到剑谱,然后成为天下第一,然后再为自己找一个继承人和女婿。 然而天算不如人算,岳灵珊对林平之的爱一发不可收拾。而后来,林平之猛然间发现,自己那集岳父和师傅于一体的“恩人”,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竟然只是为了得到他们林家的辟邪剑谱。随着林平之的清醒,他即刻觉得自己与岳灵珊之间的爱情已经变得有些畸形,以至于在得到辟邪剑谱的那一刻毫不犹豫便挥刀自宫了。 岳不群的第二个意外接踵而至,他想不到令狐冲的武功进步竟然如此之快,同时他也不重新审视自己那所谓气宗优先于剑宗的错误认知。此时他也赫然发现,走剑宗方向的令狐冲,已经彻底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了。 当他得到辟邪剑谱的那一刻,他不用再刻意防备超越自己的令狐冲了。因为,只要他学会辟邪剑谱里所记录的剑招,无疑可以让他凌驾于整个武林之上。他相信,此时的令狐冲走什么路数都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于是,他转而把剑刃指向了已经对自己毫无利用价值的准女婿林平之。 但是这次岳不群又失算了,因为他没料到,思过崖上还藏着一位绝世高手风清扬。在彻底掌握了风清扬的独孤九剑以后,令狐冲成为了真正剑宗高手。同时,令狐冲遇到了任盈盈,岳不群的如意算盘落空,岳灵珊与令狐冲再没有重归于好可能性,而且令狐冲还将有可能成为魔教教主任我行的接班人,这让一心想称霸武林的岳不群感到诚惶诚恐。 岳不群本想把华山派做大做强,紧接着称霸五岳剑派,最后独霸武林。在这条漫长的道路上,任何阻挡他前进道路的人,都成为了他的牺牲品,无论是自己的妻儿还是爱徒。他甚至偏激地觉得,在武功至上的武侠世界里,亲情爱情又算得上什么呢?这一切比起自己的江湖梦来说,都不重要。 对于这样的人物,金庸先生在最后是不会饶恕他的。所以,岳不群纵然不择手段得到了天下间最上乘的剑法,却最终难逃死掉的命运。最后,他死在曾经的爱徒剑下,也是金庸先生对这位大反派最好的安排了。

《笑傲江湖》岳不群练的什么武功?
提示:

《笑傲江湖》岳不群练的什么武功?

岳不群的武功包括:华山剑、夏紫神兵、太岳三清峰、杀生三仙剑、奔灵剑、驱邪剑。 他是岳不群金庸文学作品《笑傲江湖》中的人物,华山论剑齐家掌门人,江湖上素有“君子剑”之称的伪君子。在练剑辟邪之前,他是当今正统派十大实力派之一。练成辟邪剑后,武功变得远胜从前,成为武林高手。 辟邪剑法 是从《葵花宝典》残篇中悟出的七十二路剑法,两者系出同源,厉害在于一个“快”字;出手如鬼如魅,迅捷无伦,变化复杂,剑招极快而且怪异。 辟邪剑法虽然号称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数十著变化,一经推衍,变化繁复之极,换作一般人,纵不头晕眼花,也必为这万花筒一般的剑法所迷,无所措手;使到极限时,对手甚至连自己的身影也瞧不清楚,只看得头晕眼花,胸口烦恶,只欲作呕。

笑傲江湖里岳不群怎么死的
提示:

笑傲江湖里岳不群怎么死的

  被仪琳所杀,详见《笑傲江湖》 第三十九章 拒盟

  这是原文的一部分:

  刚出洞口,突然间头顶黑影晃动,似有甚么东西落下,令狐冲和盈盈同时纵起闪避,
  岂知一张极大的渔网竟兜头将两人罩住。两人大吃一惊,忙拔剑去割渔网,割了几下,竟
  然纹丝不动。便在此时,又有一张渔网从高处撒下,罩在二人身上。山洞顶上跃下一人,
  手握绳索,用力拉扯,收紧渔网。令狐冲脱口叫道:“师父!”原来那人却是岳不群。岳
  不群将渔网越收越紧。令狐冲和盈盈便如两条大鱼一般,给裹缠在网里,初时尚能挣扎,
  到后来已动弹不得。盈盈惊惶之下,不知如何是好,一瞥眼间,忽见令狐冲脸带微笑,神
  情甚是得意,心想:“莫非他有脱身之法?”岳不群狞笑道:“小贼,你得意洋洋的从洞
  中出来,可没料到大祸临头罢?”令狐冲道:“那也没甚么大祸临头。一个人总要死的,
  和我爱妻死在一起,那就开心得很了。”盈盈这才明白,原来他脸露喜容,是为了可和自
  己同死,惊惶之意顿消,感到了一阵甜蜜喜慰。令狐冲道:“你只能便这样杀死我二人,
  可不能将我夫妻分开,一一杀死。”岳不群怒道:“小贼,死在眼前,还在说嘴!”将绳
  索又在他二人身上绕了几转,捆得紧紧地。
  令狐冲道:“你这张渔网,是从老头子那里拿来的罢。你待我当真不错,明知我二人
  不愿分开,便用绳索缚得我夫妻如此紧法。你从小将我养大,明白我的心意,这世上的知
  己,也只有你岳先生一人了。”他嘴里尽说俏皮话,只盼拖延时刻,看有甚么方法能够脱
  险,又盼风清扬突然现身相救。岳不群冷笑道:“小贼,从小便爱胡说八道,这贼性儿至
  今不改。我先割了你的舌头,免得你死后再进拔舌地狱。”左足飞起,在令狐冲腰眼中踢
  了一脚,登时点了他的哑穴,令他做声不得,说道:“任大小姐,你要我先杀他呢,还是
  先杀你?”盈盈道:“那又有甚么分别?我身边三尸脑神丹的解药,可只有三颗。”岳不
  群登时脸上变色。他自被盈盈逼着吞服“三尸脑神丹”后,日思夜想,只是如何取得解药
  。他候准了良机,在他二人甫脱险境、欣然出洞、最不提防之际突撒金丝渔网,将他们罩
  住。本来打的主意,是将令狐冲和盈盈先行杀死,再到她身上搜寻解药,此刻听她说身上
  只有三颗解药,那么将他二人杀死后,自己也只能活三年,而且三年之后尸虫入脑,狂性
  大发,死得苦不堪言,此事倒是煞费思量。他虽养气功夫极好,却也忍不住双手微微颤动
  ,说道:“好,那么咱们做一个交易。你将制炼解药之法跟我说了,我便饶你二人不死。
  ”盈盈一笑,淡淡的道:“小女子虽然年轻识浅,却也知道君子剑岳先生的为人。阁下如
  果言而有信,也不会叫作君子剑了。”岳不群道:“你跟着令狐冲没得到甚么好处,就学
  会了贫嘴贫舌。那制炼解药之方,你是决计不肯说的了?”盈盈道:“自然不说。三年之
  后,我和冲郎在鬼门关前恭候大驾,只是那时阁下五官不全,面目全非,也不知是否能认
  得你。”岳不群背上登时感到一阵凉意,明白她所谓“五官不全,面目全非”,是指自己
  毒发之时,若非全身腐烂,便是自己将脸孔抓得稀烂,思之当真不寒而栗,怒道:“我就
  算面目全非,那也是你早我三年。我也不杀你,只是割去你的耳朵鼻子,在你雪白的脸蛋
  上划他十七八道剑痕,且看你那多情多义的冲郎,是不是还爱你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的丑八怪。”刷的一声,抽出了长剑。盈盈“啊”的一声,惊叫了出来。她死倒不怕,但
  若给岳不群毁得面目犹似鬼怪一般,让令狐冲瞧在眼里,虽死犹有余恨。令狐冲给点了哑
  穴,手足尚能动弹,明白盈盈的心意,以手肘碰了碰她,随即伸起右手两根手指,往自己
  眼中插去。盈盈又是“啊”的一声,急叫:“冲哥,不可!”岳不群并非真的就此要毁盈
  盈的容貌,只不过以此相胁,逼她吐露解药的药方,令狐冲倘若自坏双目,这一步最厉害
  的棋子也无效了。他出手迅疾无比,左臂一探,隔着渔网便抓住了令狐冲的右腕,喝道:
  “住手!”
  两人肌肤一触,岳不群便觉自己身上的内力向外直泻,叫声“啊哟!”忙欲挣脱,但
  自己手掌却似和令狐冲手腕粘住了一般。令狐冲一翻手,抓住了他手掌,岳不群的内力更
  源源不绝的汹涌而出。岳不群大惊,右手挥剑往他身上斩去。令狐冲手一抖,拖过他的身
  子,这一剑便斩在地下。岳不群内力疾泻,第二剑待欲再砍,已然疲软无力,几乎连手臂
  也抬不起来。他勉力举剑,将剑尖对准令狐冲的眉心,手臂和长剑不断颤抖,慢慢插将下
  来。
  盈盈大惊,想伸指去弹岳不群的长剑,但双臂都压在令狐冲身下,渔网又缠得极紧,
  出力挣扎,始终抽不出手来。令狐冲左手给盈盈压住了,也是移动不得,眼见剑尖慢慢刺
  落,忽想:“我以慢剑之法杀左冷禅,伤林平之,此刻师父也以此法杀我,报应好快。”
  岳不群只觉内力飞快消逝,而剑尖和令狐冲眉心相去也只数寸,又是欢喜,又是焦急。
  忽然身后一个少女的声音尖声叫道:“你……你干甚么?快撤剑!”脚步声起,一人
  奔近。岳不群眼见剑尖只须再沉数寸,便能杀了令狐冲,此时自己生死也是系于一线,如
  何肯即罢手?拚着余力,使劲一沉,剑尖已触到令狐冲眉心,便在此时,后心一凉,一柄
  长剑自他背后直刺至前胸。那少女叫道:“令狐大哥,你没事罢?”正是仪琳。令狐冲胸
  口气血翻涌,答不出话来。盈盈道:“小师妹,令狐大哥没事。”仪琳喜道:“那才好了
  !”怔了一怔,惊道:“是岳先生!我……我杀了他!”盈盈道:“不错。恭喜你报了杀
  师之仇。请你解开渔网,放我们出来。”
  仪琳道:“是,是!”眼见岳不群俯伏在地,剑伤处鲜血惨出,吓得全身都软了,颤
  声道:“是……是我杀了他?”抓起绳索想解,双手只是发抖,使不出力,说甚么也解不
  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