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博客网 > 养生保健 > 正文
天下长河靳辅原型是谁
天下长河靳辅原型是谁
提示:

天下长河靳辅原型是谁

天下长河靳辅原型是康熙时期的河道总督。 电视剧《天下长河》中,靳辅为河道总督,执掌河道最高官员,每年坐堂不超过5天,其余时间都奔波在河道上,甚至与河工一起做工。这样的情节让人动容。在古籍《治河方略》中也有“风餐水宿二十余载”的描述。 历史剧《天下长河》讲述康熙帝为治愈黄河水患,不拘一格提拔陈潢、靳辅两位治水能人,在历经半个世纪的栉风沐雨和朝政风波后,君臣逐渐平定河患,留下了让后世为之称道的丰功伟绩的真实历史故事。 靳辅原型著作 湖北省图书馆收藏有《靳文襄公治河方略》(清代靳辅撰)古籍善本。全书记载了17世纪黄、淮、运河决口泛滥及治理的过程。 全书共十卷,附卷首一卷。卷首为圣谕4道、进书疏1道,另有《黄河图》等7幅图。正文部分,治纪第一,次川渎,次诸泉,次诸湖,次漕运,次河决,次河道,次治记,次奏章,次名论;后附《河防述言》《河防摘要》。 靳辅所著的《治河方略》,留传后世有多个版本,中国水利博物馆所藏的清康熙年间《靳文襄公治河书》抄本尤其珍贵。

天下长河靳治豫谁演的
提示:

天下长河靳治豫谁演的

天下长河靳治豫是李昕哲演的。 李昕哲,1995年出生于辽宁,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16年进入演艺圈。李昕哲是新生代演员,演技还需要磨炼,他出演过《蔚蓝50米》、《玄门大师》还被《若你安好便是晴天》等影视作品。 这次,李昕哲在《天下长河》里演黄志忠的儿子,父子二人都在为治理水患而拼搏,对康熙忠心耿耿。 剧集评价 《天下长河》集中展现了靳辅、陈潢等人为治河而矢志不渝的故事,向大众传递古代治河理念,并将相关历史细节植入其中,很大程度上就是在讲述中华民族坚忍不拔的优秀品质和经久不息的奋斗精神,不断强化大众的文化自信。 同时,这部电视剧以康熙年间作为时间坐标,不为帝王将相立传,也不专注宫廷权谋和后宫争斗,而是着力挖掘天下为公的中华民族精神,彰显“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的历史观,有着鲜明的时代性。

《温暖的弦》留睿真实身份是什么?
提示:

《温暖的弦》留睿真实身份是什么?

朱临路满腹心事地回到家中,才从父亲口中得知,二叔朱邑已经来过家里为朱令鸿求情。朱临路的父母认为朱令鸿虽然可气,但家丑不可外扬,让他想办法把窟窿堵上。朱临路无可奈何,只能暂且答应给朱邑父子一个体面。可另一边,朱邑却在继续走歪路,他打算卖掉自己和朱令鸿手中的股份,以此换钱偿还欠下的巨款。 第二天,朱临路与朱邑父子谈话,他打开天窗说亮话,道出朱令鸿挪用公款的事实,并且严肃提出让朱令鸿主动离开公司!朱令鸿一听这话,整个人都气鼓鼓的,朱邑也在一边帮着儿子说话,还称很快就会补上窟窿。朱临路非常恼怒,公司的钱财怎能随便挪用?如果由着朱令鸿的性子,他以后还会闯祸的。朱邑很不爱听这话,干脆带着儿子离开。温柔得知此事,也很为朱临路伤脑筋,她也非常好奇,朱邑父子怎能快速偿还巨款呢?朱临路也感到蹊跷,便吩咐温柔查清楚巨款的来龙去脉。 薄一心在家里心烦意乱,助理见一心怏怏不乐,便话里有话地劝告她,不要错过身边的人。其实,薄一心何尝不知这一切,只是人生如戏,她无法掌控。薄一心隐约感觉到,自己与占南弦可能真的要结束了。乐乐作为局外人,她看得很清楚,薄一心与占南弦在一起,多半时间是在演戏,而潘维宁则对一心非常真心。一心叹了口气,她当然知道潘维宁的苦心,只是自己已经为了南弦苦苦坚持了七年,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手,但如今这种情形,一心又不得不认识到,南弦终究是不属于自己的。 管惕继续与潘维宁见面,潘维宁信誓旦旦地保证,会成为管惕坚强的后盾,组建强大的新公司。管惕备受鼓舞,他觉得潘维宁重情重义,便准备为其赴汤蹈火。潘维宁趁机提出,需要管惕签署一些保密协议之类的文件,以助于以后让新公司上市。管惕更是精神焕发,准备大干一场。 如今,管惕辞职,浅宇处于危机中,南弦与高访马不停蹄地加班,收拾烂摊子。高访忍不住询问道,南弦就知道忙工作,难道不准备去英国寻找温暖吗?占南弦叹了口气,谈起了一段往事。七年前,温暖远赴英国后,占南弦却总在夜里接到温暖的电话,他担心不已,最终决定去英国寻找真爱,没想到当南弦满腹欢喜地来找温暖时,却暗中看见温暖和朱临路亲昵地进了房间,所以,南弦没有现身,黯然回国。 高访听了南弦的描述,他劝南弦把一切误会解释清楚。但南弦很了解温暖的性子,温暖此次不告而别离开,就说明她心里还有一道过不去的坎,所以此事只能需要温暖自己想通。高访理解南弦的决定,他忽然觉得有些胃痛,恐怕是连续熬夜所至,但高访还是一心扑在工作上,两人提起管惕曾负责的研发部,一直缺乏领头人,南弦便决定自己负责,而且,南弦也坚信,管惕会回归浅宇,三人的友情也不会改变。 温柔已经调查清楚,朱邑父子卖掉了手中的股份换来巨款补窟窿。朱临路头痛欲裂,这两父子手里的股份相当于代中的第二大股东!事已至此,朱临路只能让温柔继续调查,看看朱邑将股份卖给了谁。于是,温柔带着留睿外出查访,惊讶地发现是潘维宁买下了股份。 温暖此时在英国散步,偶然从报纸上得知浅宇和南弦遭遇危机,她便赶紧给温柔打电话,询问浅宇和南弦的近况。温柔为了让妹妹宽心,不仅轻描淡写地描述浅宇的境遇,还隐瞒了朱临路在温家拍合同照片的事情。温暖挂掉电话,她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回国。 朱临路在代中召开股东大会,号召大家齐心协力,千万不要做不利于代中的事情。这时,会议上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就是潘维宁。潘维宁气焰嚣张,俨然摆出了一副主人的姿态,得意洋洋地称自己是代中第二大股东,令在座其他股东议论纷纷,朱临路也无可奈何。会议结束后,朱临路一本正经地质问潘维宁收买代中股份的原因,潘维宁故作轻松,朱临路却一语道破,自己平时虽然与潘维宁嘻嘻哈哈,但却清楚他的为人,潘维宁先是驱赶潘维安下台,又插手代中,这野心膨胀得也太快了吧?潘维宁见朱临路将话说到这份上,也就直言道,希望代中和益众以后能够双赢,但如果朱临路翻脸不认人,自己就会以利益为重。朱临路见他这么说,只好继续和潘维宁保持来往。 温暖回国与温柔见面,姐妹俩分外激动,温暖提起自己已经恢复记忆,她决定好好面对现在,但还是对往事怀有自责。夜色如水,姐妹俩坐在秋千上回忆往事,她们不约而同地怀念父亲,温柔宽慰妹妹,这一切其实与温暖无关,两人动容地拥抱在一起,放下了所有芥蒂。 潘维宁与占南弦谈判,他以浅宇牵涉知识产权为由,准备和南弦单方面解约。占南弦看得出来,潘维宁野心勃勃,他之所以费尽心思挖走管惕,不过是为了完成益众产业链的升级。潘维宁欣然一笑,赞同占南弦的说法,南弦语重心长地警告潘维宁,不到最后,还不知道鹿死谁手。与潘维宁见面后,占南弦回公司忙工作,高访却脸色苍白地捂着胃,随即忽然晕倒在地,大家赶紧七手八脚送高访去医院。 另一边的代中也是四面楚歌,朱临路猛然发觉,自己之前一直和浅宇争斗,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中了潘维宁的计谋,真是让人头疼。温柔安慰朱临路一番,然后提起温暖已经回国,朱临路不禁感到,不知该如何面对温暖。

《温暖的弦》留睿和温柔会又怎样的结局?
提示:

《温暖的弦》留睿和温柔会又怎样的结局?

剧情大反转,小人得志,《温暖的弦》最近越来越有看头了,看到这里就很受气,不过商场如战场嘛,心机不深却是容易吃败仗,话虽如此,可是如果利用一些个人感情加上欺骗来赢得这一场战争,未免就太不厚道了,当然潘维宁可不在乎这些,他要的只是结果,然而此时赢得战争的潘维宁成功顶替了朱临路成为公司的第一负责人。 我们的小路总这次可郁闷了,公司负责人的位置被顶替,曾经义气风发的小陆总现在只能坐着股东的位置上,小声的抱怨着,大气不敢踹一下,没想到才刚刚收购阿尔法没多久,然后又赢得了浅宇的官司,就遭逢这么大的变故,感觉就好像好有好报、恶有恶报的样子,毕竟是朱临路背叛了温暖,偷拍了温暖的文件,然后才赢得了胜利,浅宇输的一塌糊涂,最可恶的是差点造成了温暖和占南弦的最终分手。 留睿作为潘维宁的卧底,对刘睿来讲自然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肯定需要拉拢,而不是自己的人就需要疏远,因此潘维宁破格提拔留睿为董事长秘书,意思就是一切工作上的事情交由留睿回报,然后再到董事长潘维宁自己,留睿从公司的小助理,一跃成为公司第二把手,其实温柔对刘睿的情况早就心知肚明了。 这会人事变动,代中内部可是砸开了锅,基本上所有的员工私下都在讨论留睿、温柔、潘维宁、朱临路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刘睿和温柔之间的事情,其实全公司的人基本都知道留睿和温柔之间的关系,这次大家发现留睿是潘维宁的卧底,而且被成功提拔为董事长秘书,连温柔现在在工作上都需要向他汇报,因此大家都觉得留睿是个小人,知人知面不知心,不仅小路总因为他在阴沟里翻了船,连温柔都被牵连和陷害。 公司在讨论留睿跟温柔之间的关系,特别是这一次,大家都夸留睿演技非常好,简直堪比影帝,大家都被他老实的外表给骗了,说:小白脸果然不能信,然而这边不顾公司的是否能听到,却在一起大肆套路,如果被潘维宁知道了会不会被开除呀,要讨论也应该在私下讨论呀,虽然是故意为之,刚好这些话却刚好被温柔听见,其实就好像是说给温柔听的一样。 刚好这个时候留睿走了过来,在公司的走廊上遇到温柔,留睿想找温柔去外面聊一下,大家看留睿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话都没有底气了,即使你再怎么爱温柔,你毕竟欺骗和背叛了她,你还有什么资格在去爱温柔呢? 温柔见到留睿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因为温柔此时已经决定跟留睿分手,而且此前她在温暖的面前也承认过,留睿在其心目中并没有那么重,况且两人在一起也才没多久,只是温柔感叹自己这辈子没那个缘分。 温柔已经对留睿失去了爱的渴望,两人由爱人变成了路人,从此之后只有工作上的事情,再也没有私人感情上的事情,只能说刘睿就是活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既然选择了背叛温柔,就不配再得到温柔的爱,大家觉得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