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博客网 > 职场 > 正文
你觉得影片《攻壳机动队2:无罪》怎么样?
你觉得影片《攻壳机动队2:无罪》怎么样?
提示:

你觉得影片《攻壳机动队2:无罪》怎么样?

影片中的每一个人都非常鲜明,还有让人一下子就喜欢上的配乐。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宏大的世界观,天空之城的美景,郁郁葱葱的森林、青苔丛生的机器人、流水、大树、花鱼..神秘、浪漫、美丽。在影片的最后一切丑恶、贪婪、疯狂都随着拉普达的技术一起毁灭,只留下了纯洁的生命和美丽的心灵。 1)本影片主要讲述了在矿场工作的少年巴鲁发现一位少女从天而降,于是巴鲁将这位名叫希达的少女安置在家里。希达拥有一个蓝色的结晶,据说可以保佑她的安全。但是军队与海盗都在觊觎这块称为飞行石的宝石,巴鲁与希达于是开始逃亡。后来军方抓到希达并获得飞行石,巴鲁虽然救回希达,但是飞行石仍然落入穆斯卡手中,因为飞行石仍够指引前往拉普达的方向,于是穆斯卡大位随后率领军队准备前往拉普达而统治世界。巴鲁与希达为了抢回飞行石并阻止他们,于是塔上了海盗的飞船前往拉普达..... 2)希达和巴鲁两人的情感,有人说是爱情。我认为这不是爱情,当然也不限于友谊,他们彼此是纯洁的牵挂和在乎。巴鲁被慕斯卡捉到,希达为了救巴鲁,她以神圣的石头交换。孰不知这是一个幌子,可是她在乎巴鲁。希达深陷火海,巴鲁不惜生命危险和“海盗”的“苍蝇飞机”救希达。 3)就像影片中的海盗,亦正亦邪,人是复杂的动物,不应被简单定义,没有矛盾的人也就没有了生命力,只有经历足够长的时间或者足够多的事情才能展现出人内心极为丰富的情感特征。好的人生像一杯陈年佳酿,历久而弥新,只要基础是好的,所有的经历都不会白费。我们总希望有一句话或者个人,能让你大彻大悟,醍醐灌顶,可真正让你如梦初醒的,只能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和在痛苦中挣扎的自己。有人说格局是委屈撑大的,我认为格局应该有着更广的定义,只觉得委屈能够培养钝感,情绪稳定或许是我最大的收获。

如何评价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 2:无罪》?
提示:

如何评价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 2:无罪》?

2004年,《攻壳机动队》的全面升级版《攻壳机动队2:无罪》入围嘎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应该说,入围是对押井守这部动画长篇质量的中肯评价。然而,这部电影在嘎纳却最终成为看客(一无所获)。在我看来,这其中可大有原因。首先,电影文化有浓郁的人文气息,而《攻壳机动队2:无罪》的思想却大致可归纳为“非人”——这就好比非要把阿西莫夫封为艺术大师一样让人别扭,不是谁不好,不是一路罢了。再者,尽管这届影展的金棕榈奖让很多人觉得不靠谱,尽管《攻壳机动队2:无罪》的画面和剧情似乎都比《华氏911》更“电影”,可是,《华氏911》毕竟还是一部用摄影机拍出的电影,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传统意义的“电影”这个概念所涵盖的内容,是在影像拍摄的百年历史中逐步形成的,因此这个概念,既包含了制作者赋予它的思想、文化积淀,也包含了制作技术中产生的形式与技巧。而动画片,在历史上游移于电影的主流历史之外,它的形式和内容都具有“非电影”倾向(特别是形式),因此,未能获奖,原因在“电影”之外。
有趣的是,《GIS》在“电影”那里遭遇的尴尬并不罕见,“电影”自身就有着类似的尴尬——正如电影学者戴锦华所说,电影“已经成为夕阳工业”。如果我们稍微抬起头,还可以听见小说家马原在说“小说已经死了”,而科幻研究者吴岩的话更是清晰明了:“科幻已经基本上走完了自己的历史旅程”。当然,我们更应该记住专家们的后半句话:“电影会像其他古老艺术一样,在今天的世界格局当中找到它特定的位置,继续生存下去”;“(科幻)是一定时间内产生的阶段性主题”,“ 科幻的消失,是指这种文学形式的消失…与科学相关的文学却不会因为科幻的消失而消失”。也就是说,真正消亡的,是产生这些概念的独特物质基础在人类社会中的重要性。
在聚焦到影片本身之前,先谈论获奖问题,并不是试图像很多影评人一样,用花边消息往影评里注水,因为我压根就不是一个写影评为生的人。之所以讨论这个话题,是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倒是和影片的主题颇为相似。——我试图以“电影”的历史过程来观察“电影”,在我看来,正是“电影”的历史过程中的所有信息定义了电影,亦即“电影”所处的特定物质基础及其发展过程定义了“电影”(正如戴锦华之“电影”,马原之“小说”,吴岩之“科幻”,一切概念都产生于其所处特定物质环境)。而押井守,正是从信息的角度观察了人。
在飞往千岛群岛的飞机上,押井守通过巴特发出了这样的高谈阔论:“如果生命本质是通过DNA传播信息的话,社会和文化也不过是庞大的记忆系统,城市只是一个巨大的外部记忆装置”。在押守井看来,人、城市、社会、文化,都不过可以简单的看作信息的载体。人之所以为一个可以介定的个体,是因为一部分信息通过某些连接关系有机聚集在一起——勿庸置疑,其中最基础,最根本的连接,就是人的物质身体。完全义体化的金则说:“人类认知能力的缺陷,导致了其现实的不完全”——而所谓的“独特物质基础”,不正是这种“认知能力的缺陷性”、不正是一切个体的物质基础相对于全体物质宇宙的局部性么?
比之大多数日式动漫作品,《GIS》的剧情显得非常之弱。甚至在金与巴特对峙之时,他仍然在发表长篇大论:
“外表看上去活着的东西,是否真的活着的疑问,抑或反之,就是没有生命的事物是否反而活着的疑问。为什么人偶让人类感到不安?是因为人偶是人类的雏形,也即是人类本身,人类是否被还原为了简单的物质、机构这一恐惧,也就是人类的存在是否本就是虚无这一恐惧…人类为了增强自身机能,积极地延续着自身机械化的道路…表现出超越孕育自己的大自然的意志…幻想给生命装备更完美的硬件,正是这一恶梦的源头”。
可看到这里,观众不但不觉得腻烦,反而感到全片的主题已经呼之欲出。一方面,人类试图通过义体化,掌控、利用更多的信息,变得更加强大(正是这种极大的好处诱惑了金,他/它甚至可以宣称“肉身人偶认同死亡,并继续活下去”);另一方面,获得更多信息的人,却试图维持“人之为人”的自然人历史过程。可惜信息不会如人所愿单纯被利用,它同时也参予塑造新“人”,这就必然引发自我意识的恐惧。正是在这个“人之异化”的主题之下,押井守进行了绚丽的影像表达:华丽的人偶面部忽然张开,露出内部电子构件;大厅穹顶下古希腊神像般的雕塑却失去了手臂和头颅,露出机械装置;草薙素子负荷超载导致手臂撕裂,显现出内部人造义肢…所有这些画面,无不提醒着观众,在“人”之表象之下人已经被异化这个真相。正是因此,结尾处陀古萨送给女儿的玩偶,才显得比鬼娃新娘更加让人惊悚。而为导演所酷爱的香港式街头夜景,则营造着信息在空间中洋溢的景色,恰好呼应了“信息”这个观察视角。
从这个角度看,导演将故事主角巴特设定为公安六课调查人员,更是意味深长。作为调查人员,巴特一干人想调查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或许我们可以说,巴特在调查罪案之真相前,首先需要探询的是“人”之真相。作为一部科幻电影,《GIS》所展现的世界尚不具备伦理学现实意义,可是那些光彩夺目的画面已经值得每一个“人文人”反思,这可真应了吴岩那句话——“科幻其实是最现实的”。

达尔文把虫子放进嘴里干什么
提示:

达尔文把虫子放进嘴里干什么

达尔文从小就热爱大自然,尤其喜欢打猎、采集矿物和动植物标本。进到医学院后,他仍然经常到野外采集动植物标本。父亲认为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怒之下,于1828年又送他到剑桥大学,改学神学,希望他将来成为一个“尊贵的牧师”。达尔文对神学院的神创论等谬说十分厌烦,他仍然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听自然科学讲座,自学大量的自然科学书籍。热心于收集甲虫等动植物标本,对神秘的大自然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1828年的一天,在伦敦郊外的一片树林里,一位大学生围着一棵老树转悠。突然,他发现在将要脱落的树皮下,有虫子在里边蠕动,便急忙剥开树皮,发现两只奇特的甲虫,正急速地向前爬去。这位大学生马上左右开弓抓在手里,兴奋地观看起来。正在这时,树皮里又跳出一只甲虫,大学生措手不及,迅即把手里的甲虫藏到嘴里,伸手又把第三只甲虫抓到。看着这些奇怪的甲虫,大学生真有点爱不释手,只顾得意地欣赏手中的甲虫,早把嘴里的哪只给忘记了。嘴里的那只甲虫憋得受不了啦,便放出一股辛辣的毒汁,把这大学生的舌头蜇得又麻又痛。他这才想起口中的甲虫,张口把它吐到手里。然后,不顾口中的疼痛,得意洋洋地向市内的剑桥大学走去。这个大学生就是查理·达尔文。后来,人们为了纪念他首先发现的这种甲虫,就把它命为“达尔文”。